thumb.jpg 

非常母親描述一對單親母子,母親必須獨自撫養智障的兒子,不料卻意外捲入一樁謀殺案之中,智障的兒子不明就裡在警察半哄半騙半威脅的情形之下坦承自己犯下了罪行,四處求助無門的年邁母親,該如何為孤軍奮戰為弱智的兒子洗刷冤屈證明其清白‧‧‧

在殺人回憶我們看見奉俊昊如何收放自如的運用剪接、精心設計的劇情轉折將觀眾一步一步引誘進自己預設好的圈套之中,再給予觀眾一記當頭棒喝,一次把自己想要在電影裡表達出的想法爆炸性的映入觀眾眼廉、震入心底。

非常母親保留了奉俊昊前作的拿手好戲,卻收起了一些穿插於前作熱血沸騰的動作場面,全作幾乎是以一種相當冷靜相當內斂的氣氛當做基調,在這樣內斂的步調之中,奉俊昊對於警察辦案體制無能鬆散的強烈批判、質疑與諷刺,火力倒是絲毫未減,筆鋒依然是那樣鋒利,一針見血,並以更加綿密的剪接搭配更多且更加自然的劇情轉折,層層堆疊起越加撲朔迷離的迷霧沙塵,直到窺見真像全貌,才發現真相是如此殘酷。

而在奉俊昊的電影世界裡,政府、警察這樣的公權力是那樣的不可靠也不能信任,與其說是不可靠倒不如說,政府結構的鬆散或是警察沒有效率的辦案程序,為百姓帶來的不是幫助,而是另一種可怕的壓迫,好比劇中金惠子飾演的母親,面對員警不求真相只求結案的草率辦案態度感到百般無奈,卻也莫可奈何,時間緊迫又求助無門的情況之下,只好挺身扮演起調查者的角色,一步一步朝真相邁進,揭開驚人的案件真相。

就案件線索來說,非常母親跟殺人回憶一樣,除了母親積極主動尋找蛛絲馬跡之外,許多的線索來自於鄉野謠言,也都一樣讓人感覺這些居民口中謠傳的傳言比素質低下的警察口中所認定的證據還來的可信,差別在於非常母親劇本編寫比殺人回憶來的更加扎實,劇情轉折也比殺人回憶來的自然,並不會像殺人回憶有些橋段顯得有點故弄玄虛的感覺,懸疑氛圍掌控的也比殺人回憶來的優秀,並不會像殺人回憶一樣有些劇情是觀眾事先能夠猜想得到的。

情是奉俊昊電影裡不曾缺席過的動人元素,無論是殺人回憶裡的友情或是駭人怪物裡頭的父女情深都為奉俊昊的電影點綴了溫暖的色彩,而非常母親奉俊昊則是把親情當作主要探討對象,母親對於兒子是什麼樣的存在?兒子對母親來說又是如何的存在?而當兒子受難時,母子之間密不可分的骨肉之情,又能替母親爆發出何等驚人的力量,一個母親又能替自己的愛子奉獻到何等程度?當真相呈現在你眼前時,你才會發現非常母親說的其實是個既悲悽卻也美麗的故事。

韓國電影大多有著平易近人的幽默感,奉俊昊的電影自然也不意外,從殺人回憶到駭人怪物都能看見幽默詼諧的對白與情境穿插於電影之中,非常母親也一樣有著幽默元素在電影中串場,尤其是片頭金惠子禿如期來的一場山頭之舞,都令人感覺奉俊昊是否想轉型拍喜劇,但是當觀眾隨著劇情一路走下來,漸漸會了解片頭那幕其實是故事的倒敘,而當故事的過去與現在交錯時,才發現金惠子片頭那支舞跳的竟是如此沉重,最後,電影結局緩緩從螢幕傳達到觀眾眼裡,這時,才恍然大悟片頭那引人發笑的舞步,代表的竟是一個母親的心酸與絕望,舞,原來也能跳的如此淒美。

看完非常母親後不得不打從心底敬佩起導演奉俊昊,儘管殺人回憶與駭人怪物為奉俊昊帶來空前得成功,但奉俊昊似乎沒有就此感到滿足,從非常母親我們看見奉俊昊如何挑戰自己,在自己拿手的鄉野謀殺案件中加入對於母親親情本質的探討,並且再度帶給觀眾深層的心靈震撼彈,剪接與劇情編寫也更加綿密流暢跟自然,奉俊昊的未來確實值得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ckdark 的頭像
dockdark

外行人的奇幻觀影室

dockd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