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poster
電影從細胞一分為二、 二分為四的影像揭開了序幕,生命也從這裡開啟了演進的旅程,影像也隨之進入了第一個人類的階段,電影設定第一個人類名為露西,由露西帶領地球生命前往前所未見的新領域,那麼當地球生命發生第二次躍進那麼該生命會以甚麼樣貌展現?《露西》用一種假設性影像概念提出這樣一個難以解答的問題,當這樣一個抽象深澳的概念進入觀眾腦中後產生了甚麼樣的變化我認為這正是《露西》迷人有趣的地方。

雖然《露西》寫到很多科學方面的東西但是主論述卻是一種哲學思辨,如同我上一段所說《露西》試圖用一個假設概念提出問題, 而這概念融合了許多科學與哲學理論並且真假虛實混合、達到戲劇創作的目的。雖然虛實混合看似雜亂無章,但我認為整個編劇還是有邏輯可言,我認為全片的的解讀關鍵幾乎都在摩根費理曼所飾演的教授身上,但是因為電影節奏太快讓摩根費理曼的理論一閃即逝所以觀眾容易跟不上導致無法注意,對我來說摩根的假設理論是露西這個概念的導讀,雖然在電影裡摩根才是提出概念者,露西是概念成真,不過對現實來說,電影《露西》才是那個概念。然而跳脫人的方式思考我認為是電影《露西》的一個關鍵,摩根談話中也提到自人類站上動物頂端後一直強調其個體獨特性,可是就生命的總體來談這樣的獨特性是不存在的,也因為過度強調獨特性導致人類以狹隘的眼窺視宇宙,故步自封限制了前進的可能性,而上述觀點跟摩根認為人類如果要進化再進化,必須大膽想像提出概念是相吻合的。

電影《露西》不斷從摩根費理曼口中丟出相當值得思考的問題,摩根費理曼曾在談話中提出度量衡的觀念是虛幻的這個論點其實很有意思,我們甚至可以說存在這個概念是人類試圖簡化量化世界的一種產物,人類發明了度量衡企圖量化世界還有宇宙,但是度量衡這個概念到底實不實際就很值得思考,人類為了溝通簡化因此制定了度量衡用數學理解世界,但是同時數學也定義出了無限大, 那麼究竟甚麼是無限大?如果把無限大丟進運算器運算那麼運算器會當機,如果一件事物是無限大、大到無法測量,那麼所謂度量衡的單位是否還有意義?於是摩根費理曼告訴觀眾:「人類企圖簡化量化宇宙,卻忘了宇宙或許本來就是深不可測。」

另外我曾說過《露西》看似雜亂無章、卻還是有邏輯可言的觀點來自於韓國黑道這條看似可有可無的劇情,韓國黑道這條線看起來只是為了反派的戲劇效果而存在,但在露西為了追求知識延續而起身的同時,黑道為了利益進而展開追逐的安排看起來其實格外諷刺,也因為人性上的缺陷導致CPH4成為黑道追求利益的毒品;換個方向思考,如果CPH4到了追求其他存在目的的人身上是否也能成為造福生命的藥物呢?這樣的安排除了表達生命的格局出現了變化外,也呼應了摩根費理曼演講所說海豚與人類求存在以及求擁有的差異。

最後當無限大的問題出現後電影《露西》再度丟出了另一個延伸思考,也是《露西》最後結尾想要討論的問題,電影一開始一個細胞分裂成了兩個隨後鏡頭帶到了第一個人類露西,之後生命不斷演化,而我們了看見了現代的露西因為CPH4造成細胞不斷分裂增生以致於他能使用超乎常人的腦力,那麼當露西的細胞分裂到無窮盡後會發生甚麼事?換句話說當一個生命成為無窮大那麼這樣的生命體會以甚麼樣的型態出現?

結尾露西選擇以一句:「我無所不在!」來呈現這樣的生命,觀眾也可以把神佛這樣的概念代入解釋,但對我來說露西向來不是個答案而是個提問 一個問題帶出了一場思辨,目前沒有解答但或許我們也能從思考的過程中看見自己的盲點與缺陷那也算是不錯的收穫。

創作者介紹

外行人的奇幻觀影室

dockda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