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ent_part_two_ver2.jpg 

我曾在錄到 2文章中提到許多系列電影為了拍攝續集,將原作精神搞的支離破碎,令人難以下嚥,深入絕地 2絕對是令人厭惡的絕佳範例,這裡的厭惡無關電影好壞,而是針對電影公司為了拍攝續集,不但竄改美國版深入絕地的結局達到劇情上的延續,還視首集電影精隨於無物,在續集寫出與首集完全衝突的劇情發展,這點實在令影迷完全無法接受。

深入絕地結合洞窟探險、變物元素搭配導演優秀的場面調度能力還有編劇極具諷刺意味的劇本撰寫,使得觀眾在視覺驚嚇之餘,亦能觸及人性暗處,探討著友情之間的嫌隙與背叛,要我說深入絕地是近年來最令觀眾感到絕望的電影也不為過,但是這些優秀之處在深入絕地續集之中,完全成了幻影,接手的深入絕地的劇組,似乎混合了另一部以諷刺社會問題並且同樣以絕望氛圍獲得好評的驚悚電影獵人遊戲的工作小組,深入絕地 2的導演是獵人遊戲的剪接Jon Harris,編劇則同為獵人遊戲的編劇,不過深入絕地 2的編劇並不能稱為編劇,我想用編劇群來寫倒是比較適當,深入絕地 2一共啟用了四位編劇由首集編導Neil Marshall負責角色,其餘三人合力完成劇本,如此情形之下想要劇本不支離破碎都很困難。

新接手的導演Jon Harris不但拍不出首集那種令幽閉恐懼症患者發作狹小空間的窒息氛圍,還用了許多觀眾能夠預料到相當多公式化的驚嚇橋段,並不是說使用這樣的橋段不好,首集導演Neil Marshall就是靠著能夠預料與無法預期的驚嚇橋段交互切換將觀眾玩弄於股掌之間,但是像Jon Harris這樣依賴公式化橋段來達到驚嚇觀眾的目的,確實是不怎麼高明。

當然!不高明並不代表導演沒有才能,雖然Jon Harris對於場面調度、分鏡還有剪接構思的能力明顯不敵前集導演Neil MarshallJon Harris卻還是走出了屬於自己的一條路,電影前段Jon Harris故意做出能夠預料到的劇情編排,卻巧妙的在之中做出層次變化的力度編排,所以就算觀眾早以明瞭導演的下一步,Jon Harris依然能夠靠著節奏、力度、畫面構圖上的層次變化,達到驚嚇觀眾的效果,這也證明了Jon Harris其實是一位有才能的恐怖片新銳導演,可惜的是電影公司另人詬病的劇情企劃,完前掩蓋了這位導演所散發出的光芒。

至於深入絕地 2與前作精神完全衝突的劇本精神實在是令人難以忍受的作法,深入絕地 2的劇本不但矯情,劇末禿如其來的劇情轉折,跟電影公司竄改電影結局達成劇情銜接的行為如出一轍,這跟劇情是否合理已經沒有了關係,重點是劇情發展完全砸了前作優秀的招牌,這點實在令人感到相當憤慨,至於獵人遊戲編劇回馬槍式,絕望卻又發人省思的收尾方式,在深入絕地 2也不過像是為了續集鋪路的草率結尾,我想對喜愛深入絕地的影迷來說,真正的故事再第一集就結束了,剩下的只是系列電影淪為賣弄血腥、譁眾取寵的二流恐怖片的不堪事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ockdark 的頭像
dockdark

外行人的奇幻觀影室

dockd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