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breakers_ver2.jpg

吸血鬼一直是我十分熱愛的恐怖片題材,原因是藏在那優雅迷人的貴族氣質之下隱藏著飢餓血腥的狩獵慾望,這反差實在使我愛不釋手不能自己,血世紀雖然是吸血鬼題材電影,但故事並不走奇幻或是血漿四濺的剝削電影路線,血世紀電影走的方向傾向於後期殭屍電影的病毒說卻又混入了些許科幻味道,這走向確實值得嘉許,可惜製片預算不足造成了作品帶著些許的遺憾。

Daybreakers_5.jpg  

血世紀故事背景是病毒肆虐後吸血鬼數量迅速擴張,人類面臨絕種的2019年,吸血鬼代替了人類成為地球上的優勢種族,我很喜歡血世紀吸血鬼的設定,近期較有趣的吸血鬼設定除了惡夜三十大概就是血世紀,惡夜三十有趣的地方是把吸血鬼設定成完完全全的掠食者,而且將掠食者放到永夜的優勢地理位置,人類成了食物鍊的一環,血世紀繼承了惡夜食物鍊頂端位置的互換設定又把這種互換從局部擴大至全面,惡夜這種食物鍊頂端位置的互換還是傾向於血漿四濺的恐怖娛樂效果這與血世紀是完全不同的,血世紀電影有趣之處在於吸血鬼不再是潛藏於暗處,是恐怖小說的產物,而是一種大規模的病毒感染,所以當少數族群成了優勢主流,他們有了政府,也有了屬於自己的一套政策與法律甚至是科技,因為這樣的故事設定,使得血世紀有機會更加深入挖掘人性的缺陷。

 daybreakerspic7.jpg

從電影裡角色言談之間我們都能察覺,血世紀吸血鬼的形象並非是人類對黑夜恐懼下想像出的嗜血怪物或是遭受不死詛咒的悲劇人物,而是象徵人類對永生以及力量渴求的衍生物,並且將人性的貪婪與自私藉由血世紀吸血鬼社會血液來源議題,血淋淋傳達於觀眾眼前,藉此達到反思的作用。

 daybreakerspic11.jpg

電影血世紀裡的吸血鬼社會其實就是現實社會的縮影,所以他們一樣有著階級職業之分,從企業家、醫療學者、部隊軍人、上班族到服務業,還有象徵人類社會底層難民的變體生物,由於血液的欠缺這種變體與日俱增成為吸血鬼社會無法忽視的社會問題,也成為血世紀電影的恐怖來源,當政府決定用強烈手段對待這些變體的同時,觀眾彷彿也看見了都市人對於底層人民的冷酷無情。

血世紀由Peter Spierig和Michael Spierig兄弟檔導演自編自導,編劇方面導演史匹柏兄弟的目的就是替一陳不變的吸血鬼電影注入新血為其創造出新的可能,從我上述文章來看,這對兄弟確實為吸血鬼電影帶來新的可能,但我必須說這部電影美中不足的地方大概就是預算,血世紀製作預算大約是兩千萬,這樣的製片預算並不算太高,尤其是像血世紀這樣相當有企圖心的電影,確實是稍嫌不足的。

 daybreakers4.jpg

在導演史匹柏兄弟掌鏡下電影前段我們可以看見黑夜中吸血鬼冷酷天性與高科技冰冷文明相互結合,那種金屬高貴華麗的質感與吸血鬼象徵著死亡的慘白面龐,所撞擊出的詭異美感,而電影後段溫暖陽光與純樸鄉村景色的相輔相成,更是讓身陷黑暗許久的觀眾重新回憶起人性情感面的溫馨與天真迷人,由此可見導演把都市文明冷漠以及對物質慾望貪婪,具體化成為電影中黑夜盤據的吸血鬼社會,並將殘存人類所組成的鄉村聯盟間互相幫助的那種溫情做了很明顯的對照,從導演史匹柏兄弟在電影裡留下的諸多痕跡,觀眾都不難理解血世紀是以科幻外衣包裹著對於都市文明腐蝕人心的尖銳諷刺。

    全站熱搜

    dockd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